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722157的博客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上饶市作家协会理事、鹰潭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有影

 
 
 

日志

 
 
 
 

掬一捧酒香, 李白踉跄在长安的路上……(7)  

2017-04-28 07:3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掬一捧酒香, 李白踉跄在长安的路上……(7) - 随风听歌 - 7722157的博客

 

  走着走着……一个不小心,李白在踉踉跄跄中睁开眼睛一瞧,长安已近在眼前了呀!长安南面有座终南山,又名太乙山,是秦岭诸峰之一。终南山是道教胜地,是皇帝找理由“偷闲”常去玩耍的地方。皇帝“身先士卒”了,那些个王公大臣、社会名流也不甘落后于他人,纷纷前往“朝觐”,以防在皇帝那里落下什么不利的口实,将来给自己穿上一双小鞋。于是,终南山开始了热闹,一时间美轮美奂的离宫别馆你一朵朵花一样在山中若隐若现,那些美酒脂粉在一道道山涧小路上香飘长安……而那些简陋的小客店里,则住满心怀大志的隐士。按当时的社会地位来看,李白只能住在这样的地方。当时有个顺口溜:隐士不到终南山,隐上千年无人管。然而,那些隐士的素质也高不到哪里去,见面吵架,斗殴也是常有的事,打死个把两个人也不当回事,不怨天不怨地只怨自己没能耐,反正败者为寇,政府也懒得管。如果在那段山道上草丛中发现一具或两具隐士的尸体,也不必大呼小叫,见怪不怪。这时,李白的少年学得的剑术就派上了用场,抽出寒光咧咧的宝剑随便舞上几下,一阵尘土飞扬后,随着卷起的片片败叶,那些对手不是抱头鼠窜,就是逃得比鬼还快,只差哭爹喊娘了。李白不是没杀过人,手上早已浸染过几个对手的鲜血。所以,李白的自身安全是不成问题的。心情好时,李白也会就着酒香放浪形骸地吟上几句诗词,展示自己的才华,吟到得意处,也会顺便露一手自己漂亮的狂草书法。

  就这样,李白终于在终南山稳稳当当地隐了下来。不久,他果然隐出名堂了。后来,李白好像行了大运,无意中结交了一位姓崔的京官。崔京官带李白到长安,引荐给了当朝的宰相张大人。于是,李白喜出望外,可是转眼情绪又急转直下,跌到了极点。原来,张大人正患重病呢,无力搭理这个来自四川绵阳的李氏“富二代”。

  张大人虽然归西去了,可儿子还在呀,而且还有官居三品,更是娶了皇帝女儿的附马爷。这张附马平常也写诗,胡诌几句也像那么回事,李白就投奔他了。孰不知,张附马还是一个热心肠的主,便介绍李白去了终南山玉真公主的别馆。玉真公主是谁?她就是当朝皇帝非常宠爱的亲妹妹,按辈分来讲,玉真公主还是张附马的姑妈。张附马说,玉真公主平日里常读过李“酒仙”的诗篇词章消遣。言下之意,玉真公主是李白的“铁粉”。李白一听一蹦三尺高,不顾连日秋雨绵绵,三脚并做两步直赴终南山。好不容易找到那别馆,睁大眼睛一看,四处长满着荒草、飘散着枯叶,一股腐败之气直冲鼻翼。李白泄气了,摇摇晃晃一屁股“敦”在了长满青苔的石阶了,半天也回不过神来。一阵山风过后,李白清醒了许多,心中勾勒的公主倩影,和眼前的枯藤老树、凄风苦雨,那也是诗意啊!。李白苦苦等待着那一天,每天粗茶淡饭,一个看园子的老农陪着天天徘徊废园,害着单相思,把秋天认作夏天、把冬景等同于春色。而终南山的这座别馆,公主的芳踪已数年未至,要有多寂寥就有多寂寞呀!李白就这样傻傻地等待着、痴痴地等待着……40多天后的那天上午,张附马捎信叫他继续等下去,等待机会、等待佳人。于是,李白便写诗回信张附马:《玉真公主别馆苦雨赠卫尉张卿二首》。从题目看出,李白确实等得辛苦。为了自己日后的前程,怎么也要等下去呀!况且还可以会一会这位“铁粉”大美女,说不准还能演上一段“美人兮兮惜英雄”的电视剧嘞!想到这里,李白当场抱定了不见美人终不归的决心。

  就在那天,张附马来信告知李白,公主身在华山。那个年代还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这类新鲜事物,无法直接联通玉真公主。那时,飞鸽传信、六百里急报之类是有的,但不是李白这号老百姓能使用的呀!于是,李白不得不一路车马劳顿赶赴华山。华山为西岳,位于陕西省西安以东120公里历史文化故地渭南市的华阴市境内,是我国著名的五岳之一,海拔2154.9米,北临坦荡的渭河平原和咆哮的黄河,南依秦岭,是秦岭支脉分水脊的北侧的一座花岗岩山,也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发祥地之一。

李白的命运也真不错,上苍也垂怜这位诗仙。几年后,玉真公主还真的像仙女一样“飘”到了李白的面前。一番恭谦后,公主直诉胸意,说读了李白在终南山别馆写的诗后,也为诗仙的苦等、痴等的一番真诚流下了眼泪……“失礼、失礼,早知诗仙会登柴门,我就不去华山了。”说着说着,玉真公主的眼眶有了些湿润。

  李白在长安三年,隐在终南山的时间大概有两年之多。这段时间,玉真公主也没有提起向皇帝推荐李白进入官场之事。无所事事之中,李白只得以写诗舞剑表演书法打发时间。于是,李白在山顶山腰山脚,都留下了他那称不上伟岸的身影。说白了,当时的李诗仙和眼下 “北漂”的人没有什么两样,从祖国各地涌向首都北京。唐朝的首都坐落在长安(现在的西安),诗人、道士、侠客、落魄公子纷纷隐入终南山(应该叫西北漂)。不过,这种现象在历史上还是构成了一种宏大而奇怪的文化景观。李白们自恃能力自己非凡,身怀绝技,好像取得一毛功名不费吹灰之力,肯定能回乡光宗耀祖。

  为了自己的前程、为了那双儿女、为了乡下眼巴巴盼着自己升官发财的发妻,李白结交新朋友。要结交朋友,就得要花钱,李白深知这一点,不得不让丹砂一次又一次地回安陆取钱。长安花销大,许氏不得不抹着眼泪把家里的田产卖掉,以供李白“千金散尽还复来”交友方式。一次次希望成泡影、一次次荷包里只剩下几个叮当作响的铜板后,李白又得怏怏回到终南山的低级客栈、或草屋、或树洞。就这样,从山中到京城八十余里,李白不知往返过多少次了,骑马骑骡坐独轮车,有时步行,仗剑劲走……可进入官场的那张入场券还不知掌握在谁的手里。李白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诗句,最能体现当时那种摧眉折腰的苦闷心情。

  “千金散尽没复来”后,李白渐渐进入了“吃了上顿,想下顿”的窘境,不得不回灰溜溜地回到安陆、回到一双儿身边、回到老实巴交的发妻身边。见到自己的男人回到家后,许氏喜中有忧。喜的是:家里又有了擎天柱,今后的日子又有盼头了;忧的是:自己的男人会死了那条“官”心么,继续“西北漂”吗?李白的想法比许氏复杂得多,这次回来只是暂时歇息一阵子,待筹到足够的“千金”后,还要去长安瑞敲一敲那些权贵的“朱门”。许氏很贤淑,也很开明,毕竟自己的爷爷当过宰相,也算是“书香门第”之后,属于文化人了。于是,许氏决心继续支持他从事“干谒”。据《中华大词典》解释,“干”是谋求功名之意。“干谒”一词,当时在长安流行甚广。

  在当时那个朝代,诗人们敲权贵者的门,并不觉得很丢份。李白有一个朋友叫元演,邀约去太原“找寻关系,认认亲”。太原号称北都,是权贵云集之地,“干谒”的机会也多。在太原,李白待了一年,还是没能找到进入官场的那块“敲门砖”。于是,李白和元演一起喝酒、游览、结交、写赞美妓女的诗,再次显现了自己的“英雄本色”,而郁闷却始终在内心深处纠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浇愁愁更愁”,李白在这种窘境下,最大的优点是不同于其他的人,最擅长在无奈环境中表达这种郁闷。

这一年,许氏卖掉了老屋,带着一双儿女住在安陆的寒舍里艰辛度日。三十七岁那年,李白总结说:“酒隐安陆,蹉跎十年。”许氏有无怨言,我就不得而知了。

  评论这张
 
阅读(767)| 评论(9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