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722157的博客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上饶市作家协会理事、鹰潭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有影

 
 
 

日志

 
 
 
 

掬一捧酒香,李白踉跄在长安的路上……(6)  

2017-03-26 15:4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掬一捧酒香,李白踉跄在长安路上……(6) - 随风听歌 - 7722157的博客

 

  增广贤文上说:“厨下无人莫去钻,朝中无人莫做官”。李白硬生生地就不信这个邪,“明知山在虎,偏向虎山行”的执拗精神始终在心里挥之不去,也叫“阴云不散”吧。知道一些唐史的人,大概都要知道一个不争的现实:唐朝的开元盛世,其实各级官员才是贪污受贿的最大赢家,而且猖獗得很。李白口袋里就那么点钱,请吃有余,求官不足。官员好像生来就有一张三月天般的脸,等李白提出了具体要求后,笑脸顷刻间就变成一张冷若冰霜的脸。更让人恼的是:李白不仅还像当年那个在四川绵阳的小小少年,把这一切当成了“过家家”那般天真。更坏的是那个当官,贪心不死就是不死,一双贼眼“骨碌碌”地一动不动盯着李白荷包里的那剩下不多的几百块大洋。裴长史没有帮上自己的忙,李白又不死心去找李长史……看来,李白想当官是想疯了。也许,许家还有一点点余威,或者还认识个把不负之人。于是,老婆许氏通过关系请到了一位过期的领导马都督。马都督又出面联系李长史,先呈上李白的诗赋。这回该有门儿了吧?想到这里,李白嘴里的酒虫子就像是“孙行者大闹天空”一般,一个不小心得意忘形又喝得酩酊大醉,骑在马上一边净想着好事,偏偏这时的大街上李长史坐在官轿里悠然然地显摆自己的威风,不想遇到了不识趣的李大白这位酒仙晕晕眩地只顾自地朝前狂奔,一下子把李长史吓得魂飞魄散。这还了得,要是一般的普通平民不坐牢,也得脱一身皮,或赔个倾家荡产什么的。唐朝的规制是:长史的大驾出行,周围十丈之内的人员都在回避的范围,惊了官员的大驾如何得了?许家人担惊受怕,不知如何是好!李白却不急,好像跟自己没什么屁事一样,非常淡定地写下了“白孤剑谁托,悲歌自怜。迫于凄惶,席不暇暖……若浮云而无依。”算作是悔过书。凭着这封文采飞扬的悔过书,李白终于接上了马都督关系,恳请转呈,以作谢罪。这个时候,李白有没有在心里感激一番自己的岳父那点仅存的关系,我不好说。反正,李白还很充足地利用手中仅有的一点资源。李长史是什么人,上请下迎都忙不过来,那有空去看李大诗人的大作,稀里哗啦地随随便便顺手撂在一旁,连再看一眼的欲望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还真是,李白就是一位大诗人,一封悔过书,竟成了日后的传世佳作《上安州李长史书》。宋朝写《容斋笔记》的洪迈感叹说:“神龙困于蝼蚁,可胜叹哉!”

也许是命中注定,李白干任何事儿都能上瘾的,换个词叫做“百折不挠”。裴长史、李长史之后,又通过关系打通了韩荆州这个关节。韩荆州更是神通广大,经他推荐、提拔的人无不官运亨通。李白给他写信,开篇就说:“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凭心而论,李白这个“富二代”吃穿是不愁的,从“生不用封万户侯”就可以看破出,一生只为长安的那个“官位”。荆州离安州不远了。李白的眼前,仿佛看到了梦寐以求的长安城头上随风飘扬的旌旗了。因此,李白心里一阵激动不已,快马加鞭专程赶到了荆州治所襄阳城,拜见鼎鼎大名的韩荆州。

后来,李白写诗描绘此事:“高冠佩雄剑,长揖韩荆州。”由此可见一斑,李白为了当上京官很会来事儿,写信讨好了对方几句,见面却长揖不拜,还弄一顶烟囱似的高帽,佩一把威武的雄剑。有这么见官的吗?装孙子也要装到底呀,不能装一半留一半。所谓的“不卑不亢”,摊在阳光下是个好词。就这做派,李白还想登着别人的肩膀向上攀,除非是天上的太阳在大白天喝醉了酒,不知东南西北了。如果转换一下角色,你自己心里会舒服么,回答是肯定的。李白自命不凡是出了名的,而官场又最忌讳这个。这姓韩的,跟那姓李、姓裴的一样,把顾白的一腔洋溢真情、掏心掏肺的求职信扔进了废纸篓。

  李白想不通,很郁闷。不过,李白就是李白就是那种想不通的人。如果想通了,李白就变成其他人了。因此,李白天天酒壶不离手,写诗吹嘘说:“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

  李白有了一个女儿,取名平阳。后来,许氏又生一男,取名伯禽。他以安陆为中心四处游荡,北上太原,东去洛阳。下扬州更是家常便饭。用许家的钱财,李白心安理得,因为他是李白。离家少则三五月,多则一年。家,只是一个概念。李白无所谓,三十多岁了,出人头地是头等大事,不然的话就得守着许氏和一双儿女,还有他花天酒地后仅剩的那几亩薄田了。估计许家也相信他,许氏没什么埋怨他。这女人希望他有朝一日声誉雀起,让许家重现昔日的荣光。后来,李白不知在心里,有没有想起过这位结发妻子,我没有找到有关资料,估计也不会有这方面的资料存在。

  有一年夏天,李白去了洞庭湖,将好朋友吴指南从坟墓中挖出来,用刀子刮泥土,满手筋肉。一个真正的侠士应该这么干,李白可能当也没想那么多,但鄂城还是为之轰动了……安陆这边,反应一般,但这事儿的影响要留到未来去观察。李白喝酒写诗,酒后也能想出高招:他隐起来了。看来,李白虽是一个“富二代”,但也不是一个纨绔子弟。安州境内有座小有名气的白兆山,李白举家搬过去,隐给谁看?答案只有一个,给别人看的,也就是过过阳人眼。在“隐居”这段时间,李白还是酒肉不断,笔耕不缀,具有几分陶渊明风格的《春日独酌》里写道:“东风扇淑气,水木荣春晖。白日照绿草,落花散且飞。孤云还空山,众鸟各已归。彼物皆有托,吾生独无依。对此石上月,长醉歌芳菲。”

陶渊明一隐就隐到了底。李白跟他不同,隐了半年多,名声照旧,不大不小,心里焦急,于是脑洞大开:何不隐到长安去呢!俗话说,皇城根下的叫花子,也比山野匹夫高人一等。于是,李白撇下发妻、带上一双儿女,辞别了安陆这个地方,把一个破败不堪的家留在了安陆,开始了风尘土飞扬的“掬一捧酒香,踉跄在长安路上……”人生征程。

  评论这张
 
阅读(1096)| 评论(11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