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722157的博客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上饶市作家协会理事、鹰潭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有影

 
 
 

日志

 
 
 
 

春日黄昏  

2016-12-01 17:0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日黄昏


很多时候,我会为这个世界少了几分“真”而忧郁,尤其是在这个春日的黄昏。那天,我一回到家,那个令人头晕目眩“假”字便一古脑儿地“塞”得我胸闷气短,血压升高。于是,我不得不将自己遗失在这个春日黄昏、遗失在阳台上,站立成一段有生命没有枝丫的朽木风景。

这个春日黄昏的余晖像银幕一样正垂挂在阳台前,而上映的也不是“真”的妩媚。的确,这个世界常常会给我们造成一种错觉,真真假假得似几抹迷雾叫人难以分清和捉摸不透。你亦说因此好困惑,我亦说因此好困惑,他亦说因此好困惑,可究竟谁在因此好困惑呢?有时候,我会突发奇想:如果这个世界的人们都来“真”的,那么大家就不会因此好困惑了嘞。

许多次曾发誓:我不再为“真”、“假”这两个字而忧郁,不再为怎样才能断明“真”、“假”的是是非非而绞尽脑汁、费尽精力。可每次都在我付出了一腔真诚,相信了眼前这个世界后,我得到的依旧是又一次次的悲哀、又一次次的伤害和又一次次的泪落心里,无处诉说。我真的难以走出那圈忧郁了。我双手插进裤袋,转身往书房走去……好将那些扑朔迷离的画面、让人好生困惑的“真”、“假”这两个字逐出眼帘、逐出心门。

没走几步,我的左手不经意触到了下午收到的一封信。信,是一位远在四川江安的女孩写来的。她在信中开端就写道:“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么?我想,你肯定会说是因你临别时那句话的提醒,要不然真的把你忘记到爪洼国去了……”说句二十四克的大实话,我记忆的屏幕原本就没有抹去她信息,只不过在北京火车站无言握别后,便没有写信与她联系过,才招致了她今天对我“真”的疑问。

在《人民文学》和中国文化艺术开发研究院召开的笔会上,我拜读过这位女孩的作品。她的诗写得确实很有才气。她在信中又说:“我觉得自己在创作的诗歌好像有点不伦不类,整日整夜趴在写字台前埋头写也不知写些什么,求你给我指点迷津,让我也好进一大步……”真是天老爷晓得,我自己写的散文、诗歌都得费一番功夫,捻断几根胡须才能在报刊杂志上偶尔“露露面”,怎么会有那种“能耐”给她指点迷津呢。在北京的笔会上,她是看过我写的散文和诗歌的。所以,我想:“她的这些话不会是‘真’的。”

又一阵山风儿袭来……我心里磕磕碰碰地打了一个冷颤,“真”、“假”这两个字的的确确让我好忧郁、好困惑,尤其是在这春日黄昏。

 

注:那天去档案馆查资料,无意中在1995年的《德铜报》合订本上发现了自己的三篇小作,这是其中的一篇,现在发上来,以飨读者。

春日黄昏 - 随风听歌 - 7722157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83)| 评论(3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