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722157的博客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上饶市作家协会理事、鹰潭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有影

 
 
 

日志

 
 
 
 

我和群的故事  

2015-01-07 14:4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头一次见到群,是4年前。那时,群的脸好红润、好水灵,像是熟透了的“红富士”苹果,缀满着少女的纯真和稚气。

  我再一次见到群,是在南方的一个大都市——广州召开的“现场短新闻研讨会”上。虽经4年的岁月沧桑,可群依然是青春年少,似一朵带着露水的鲜花,只不过鼻梁上那架眼镜的镜片又增加了好几圈圆圈,变厚了许多。

  那天晚饭后,我约群去散步。群竟爽快欣允了。宁静、蜿蜒的小道上,群神采飞扬地讲述着自己、讲述着读大学期间的各种趣闻、讲述着对未来的构想和信心。看得出,群对生活是喜欢跃跃欲试的,是永远不会满足于现状的。

开会期间,群的热情和友好给我的确带来了几缕激情、几许浪漫和温馨的诗意。至今,我还常常在心底里咀嚼着那段美好时光:是群帮我驱赶走了孤独、拂开了脸上的“阴天多云”。休息时间,我用扑克牌同群玩起了“钓鱼”的游戏。群很有文采、也很机智和幽默,以至“钓鱼”时,常常“好戏”叠出,闹得我不是脸红就是捧腹大笑难止。

  这段美丽的时光,自然而然地成了我和群日后经常联系不断的“纽带”。群在内地一家企业家报负责文艺副刊,不断地在为他人做“嫁衣”。而我却在南方大山里的一座大型铜矿读着朱自清、巴金,期望自己能脱胎换骨般地寻找到人性与现实生活的结合点。随着那一个个难眠长夜的消失后,一篇篇似涂鸦般的文章不断地在报刊沾上了油墨芳香,也换来了几本国家级获奖证书。我曾多次写信将这“喜悦”传给群,可群每次都在薄薄的信笺上只写一句“祝贺你。”句中似有一股“败火”之味。

  夏转秋至,群从深圳来信说她已经离开了原来坐班的编辑部,到一家大公司下海去了。群在信中说:“我现在很忙,但生活得很充实、很滋润、很潇洒、也很有质量,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了,不需要像从前在编辑部那样整天缩手缩脚憋着一肚子闷气。”

  前些日子,因参加一个新闻研讨班的学习,我去了一趟深圳。刚走下特快列车,便按照群寄给我名片上的电话找到了她。群在电话中一阵热情地问候后告诉我说:“深圳人头攒动车流如梭,千万不要随便离开火车站,过一会儿我来接你。”

  在“的士”上,群问我:“你现在还玩文字?”我点点头。群望着车窗外那拔地而起的一幢幢高楼大厦,靠在我肩上说:“你也辞职到这里来下海吧,在深圳这块地盘上我认识很多人,可以帮你找一份好工作,你如果想继续玩文字,我也可以把你介绍去报社或杂志社、电视台,这样我们就可以常常在一块玩‘钓鱼’的扑克游戏了。你说好吗?”

  我摇了摇头:“你知道我是一只旱鸭子,不会游泳的。”群又劝我:“书呆子,别再执迷不悟了,这些年你辛辛苦苦熬夜,至今,你依然是‘贫下中农’。”

  晚上,在为我接风洗尘的酒桌上,群尽情地名菜和洋酒后,对我又说:“当初要是我继续‘窝’在编辑部的话,我能有今天吗?能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位置吗?”……我有意识地岔开群的话题,拿出一副扑克牌:“我只希望能与你在一起玩‘钓鱼’的扑克游戏,但不是在这座城市里。”听完我“死不悔改”的话,群彻底地失望了,眼晴充盈了湿润润的泪水。“我不想离开这座美丽的开放城市,更不会背离我自己当初的选择。”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告别了群,我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长长的气后,随手将扑克牌往大街上一扬,便昂起头大步地走向自己的住所……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