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722157的博客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上饶市作家协会理事、鹰潭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有影

 
 
 

日志

 
 
 
 

那天里,那个女人  

2014-09-17 15:02: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睡眼惺松中,两只麻雀总是捣蛋似地啄着窗台上的玻璃,有节奏的“哆、哆、哆”声调皮般地钻入耳朵,搅得有些心烦……我懒洋洋地翻转了一下身子,不情愿地将脸朝向里墙。这时,客厅的门传来了阵钥匙在锁孔里扭动的声响,我知道那个女人下了早自习了。“你还没起床呀!现在几点钟了,太阳都晒屁股了,真是懒人一个。”人还没进卧室,声音就已经冲进来了。我伸了伸懒腰,嘴里嘟哝了几句,老头打草鞋般地慢腾腾穿上了衣服。

  “今天下大雪了,外面一片‘北国风光’,冷死了。”嘴里“嘶啦嘶啦”地不停朝双手哈着热气。我抬头朝阳台一望,“哇,真是一片‘万里雪飘’呀!”我三下五除二地洗漱完后,走到阳台上,心情很是愉悦地欣赏起了“原驰腊象”一般的美景。这时,耳边飘逸着一段温柔的语音:“你还不去买菜呀,这里可不比矿里嘞,十点半钟那些菜农就要回乡下吃午饭了,我等下还要去上课,中午饭就看你的了。”说完,微笑着“嘿嘿”了几声。

我刚要跨步出家门,身后又传来了一声关切:“你先去菜市场门口吃早饭,再买点肉回来,晚上包饺子。”踩着厚厚的积雪,脚步底下传出一股悦耳的“叽咕、叽咕、叽咕”声,好似音乐一般在天空中烂漫、飘荡……

  吃中饭时,那个女人对我说:“下午,我没有课,陪你去附近的田野山边走一走,感受一下美丽的雪景。”这个女人还有点诗意嘞,也有一颗烂漫的心!我心里想。

  出得家门,漫天的大雪已经稀稀拉拉了,显而易见得有点颓废。一轮太阳斜斜地插向地上的积雪后,那反光晃呀晃直刺得人的眼睛迷迷茫茫,一阵阵的晕晕眩眩让人也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很是不舒服。路过一口不知清朝哪个纪元修建的水井,在热气腾腾中还“汩汩”地冒着清澈的泉水……那个女人告诉我:“这口井现在都还有用,停自来水时大家就到这里打水烧饭、洗碗涮锅。刚说完,她又指向另一个方向说:“那边还有双子井嘞,上次来了一拨记者,把它‘搬’上电视和报纸。”我觉得有点意思,非要前往一探究竟。走到井旁,一行凿出的字已经模模糊糊,不管怎么努力,也只依稀看得见“清”和“年”字,我不知所云,只得雾里看花。

  后来,我查了资料:这方宝地自明正德七年(1512年)设县后,至1959年的447年间为万年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万年县的县城所在地(现在,年长一些的万年人还称它为“城关”或“青云”)。因此,这个地方有几口这样的古井也就不足为奇、不足为怪了。

  那天里,那个女人 - 随风听歌 - 7722157的博客

 穿行在青石板铺就的小巷,两旁现代的和古老的房子相互间隔、相互映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古老的房子低矮简陋,像一个猥琐的小男人;现代的房子雕栏玉砌,似一个气傲的小土豪。一边听着那个女人的“指点江山”、一边想“这些小土豪怎么啦,这么一个有447年历史的古镇不‘原汁原味’地保护好,非要整出个不伦不类的‘布景’来,挫伤过往之人的眼睛。

  我的确是在杞人忧天,这事其实跟自己也没有任何关系,真是“饭甑里蒸咸鱼”。这些,都没有破坏自己赏雪景的心情。出了小巷,就是一条笔直的机耕道,两旁站着两排没有生机盎然,直愣愣地直刺蓝天的水杉树,像一支萎靡不振的仪仗队一样,迎接我这个外乡人。“不要走在路中间,那里尽是烂泥,等下皮鞋就脏了。”我“嘿嘿”一笑,算作是默认了她的提醒。

 那天里,那个女人 - 随风听歌 - 7722157的博客

  踩着机耕道旁的枯草,脚底下发出“沙沙沙”的节奏声。终于,走出这段泥泞不堪的路后,眼前是一片绿油油的菜园,各种蔬菜在呼啸的朔风中努力地挺起自己的意含,好像宣示在这萧瑟的日子里还有一抹值得炫耀的希望。这时,我想起了老家的一句“关在菜园子里的牛能不会偷食么”的俗语。这句俗语是揶揄过去男女之间不能摆到桌面上来的一些情事,拿前十几年的话是“先上车后买票”,现在用什么词,我落伍了,说不上来。远处,几个菜农挑着两竹筐的萝卜和大白菜匆匆地从身边而过……竹篮里的萝卜白白胖胖,像一岁多大娃娃的手臂,可爱极了。那个女人看我一言不发,便问:“想什么嘞!”我心不在焉,东问西答地说道:“那池塘边的榕树上,怎么没了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嘞!”

  点燃一支烟,脚踏实地地攀上了一段田堪后,山边是一条不深的水圳。水圳里没有积雪,只是那些横七竖八的枯枝残叶,给这大雪纷飞的日子无意增添了几缕寒蝉凄切。水圳里的水深也就是二三厘米,因为避风的缘故,水温比稻田里的要高一些,所以几只活泼好动的小小泥鳅一会儿兴高采烈地钻进淤泥里、一会儿又无拘无束地冒出来摇摆几下身子游来游去,像顽皮的小小孩童那样天真无邪,快乐不知愁。“阴沟的泥鳅掀不起大浪。”这句话,老家的人常拿来说那些没有办法改变自己人生的人。与此相反,老家还有一句“阴沟里的篾片也会转向。”的话。说来,这两句话还真有意思,前一句带有“鄙视”的性质,后一句带有“鼓励”的成份。看来,中国的文字够博大精深的了,让人一辈子也无法了解透彻。

  回到家里,那个女人麻利地拿起檊面杖,有条不紊地檊好了面皮后,边包边问:“你刚才在外面想些什么嘞,好像不高兴。”我端起一杯茶一边呷、一边说:“没有的事,只是想了一些与赏雪景有关,也没有很大关系的事,等我写出来,你就知道了。”不一会儿,锅里便溢出了一股诱人的饺子香,飘满了整个家。

  噢!写了半天还没有告诉你们,这个女人呀!就是我的另一半。

那天里,那个女人 - 随风听歌 - 7722157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00)| 评论(1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