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722157的博客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上饶市作家协会理事、鹰潭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有影

 
 
 

日志

 
 
 
 

德兴铜矿发现者的传奇人生——记者 李光明  

2011-08-31 16:1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兴铜矿发现者的传奇人生——记者 李光明 - 随风听歌 - 7722157的博客
        江西德兴铜矿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二大铜矿,在世界矿业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有谁能想到,最初发现这座铜矿的徐爱民,却有着凄风苦雨一般的人生。

   6月20日,笔者在南昌市第二医院呼吸道病房意外地邂逅了这位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人物。

穿梭在德兴的莽林之中

  1949年,19岁的徐爱民是省立萍乡高级工业职业学校采矿科的一名学生。当年6月,学校放暑假,为了筹措下学期的学费,徐爱民经人介绍到国民党分宜县政府担任临时文书和收发员。8月,人民解放军解放分宜,徐爱民随国民党残余部队溃逃到一座山上,一个星期后才冒雨潜回家中。

 谁曾料到,就是这短短两个月的“灰色经历”,决定了徐爱民以后跌宕的命运……

   1951年9月,徐爱民考上了中国地质专科学校勘探系,从江西宜春老家来到了北国长春。1952年,该校与山东大学、东北工学院合并成立了长春地质学院,这是新中国专门培养地质工程师的摇篮。

 1953年,提前毕业的徐爱民被分配到地质部中南地质局地矿处实习,跟随409队的工程师们来到江西德兴县,普查铅锌矿的储藏量。第二年,中南地质局409队队长谢钦尧看到《德兴县志》中有古人在德兴采铜炼铜的零星记载,并在实地考察的时候发现那遍布山野的采矿老窟窿里有黄铁矿、黄铜矿等。于是,谢钦尧在当年的地质总结报告中建议对德兴进行一次普查。

 

德兴铜矿发现者的传奇人生——记者 李光明 - 随风听歌 - 7722157的博客

 1955年6月,409队任命徐爱民为组长负责德兴县南部的普查。十几名实习生组成普查组填制德兴县120万地质图及找矿。

 初秋时节的德兴原始森林层林尽染、万山红遍。徐爱民、刘从俭、邓可菁等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唱着苏联歌曲穿梭在林中小径,不时有野趣发生。

 这年的冬季,普查组完成了填图任务,他们将斑岩体圈在地质图上。同时对地表、老窟窿样品进行分析,认为含铜量低,但部分够工业品位;矿区内千枚岩与闪长斑均见细脉浸染状黄铁矿。当然,此次普查组所获的地质资料未见较富集的铜矿体,还不足评以价铜厂矿区远景。

灵光一闪  诞生惊世发现

 1956年1月,中南地质局为了彻底查清德兴铜厂铜矿区到底有没有远景价值,专门组建了中南地质局420队,并派工程师杨庆如到铜厂踏勘。

   杨庆如来到德兴铜矿区考察后,认为铜矿仅赋存接触带(在两种矿物质的接触面有可能赋存部分铜矿)。杨庆如在德兴考察了五天就回中南地质局了,临别时,他建议徐爱民在接触部位(千枚岩与斑岩接触部位)进行槽探,浅井揭露。

   徐爱民和邓可菁随即布置槽探、浅井等。一个月后,邓可菁调走,先后调来了陈荣阳、刘国离、何庚发和孙南圭等几位年轻人。队长张浩和江西地质矿产局副局长林挺一致指定徐爱民为技术负责人。

   徐爱民根据每个人的特点布置了工作。何庚发负责槽探素描,陈荣阳负责地表填图,刘国离负责采样、碎样、送样,孙南圭负责综合研究。徐爱民自己负责布槽和铜厂北山零线两个带岔浅井观察素描。这是最苦最累的工作,当时放炮用火线,无通风设备,每天爬上爬下,既累又危险。

   浅井掘采10米向千枚与斑岩两边拉岔,通过样品分析,含铜量低,达不到工业要求;而向斑岩拉岔超过10米,取样化验,含铜量均达工业品位。

   徐爱民呆呆地蹲在带岔浅井边,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斑岩是否普遍矿化?徐爱民的灵光一闪,其价值在于突破了当时不仅国内地质专家,甚至包括苏联地质专家都普遍认定的铜矿仅赋存接触带部位的局限认识。

 

德兴铜矿发现者的传奇人生——记者 李光明 - 随风听歌 - 7722157的博客

 心情异常激动的徐爱民将自己的发现首先告诉了张浩队长。张队长听了,高兴地说:赶快拿出方案来。张队长的意思很清楚,拿出方案申报转勘探,必须先对铜厂铜矿的类型作判断。

   由于大家都没有见过铜厂这种铜矿特征,不敢贸然提出是哪种类型,这种斑岩型铜矿当时在全中国都还没有发现。徐爱民从多方面考虑似属细脉浸染型铜矿床,其主要特征是储量大、铜矿赋存斑岩体(即矿体),这种矿体适于露天开采,矿石可选性好。

  此时已到了四月份,徐爱民和孙南圭顾不上成熟与否,以“认识超前、实践证实待后”,带冒险性地共同提出铜厂铜矿属细脉浸染型(斑岩铜矿)铜矿床,并写出了专题报告,向中南地质局申请转勘探。

争辩权威  获准在德兴开钻

   队长张浩两次派人带着转勘探意见书和设计方案来到汉口中南地质局。中南地质局两次均以“地质依据不足,不予勘探”为由,拒绝和否定了徐爱民的转勘探申请。

   这时,已经是五月下旬了,如果得不到中南地质局的批准,普查组再过十几天就要结束普查工作撤离德兴。张队长决定派徐爱民亲自到中南局向领导当面申请转勘探。

   徐爱民出差的时候,正值春雨暴发。徐爱民冒雨走德兴、乐平,然后换乘火车到汉口。一到中南局,他就向蒋蓉总工程师汇报。蒋蓉是中国著名的岩石、矿物的鉴定专家,他首先发话:“你们两次送来的申请材料我都详细看了,转勘探要有足够的依据,你们认为属细脉型,有哪些特征?”

   徐爱民说:“铜厂矿区普查成果,最终反映有远景的评价,认定远景较大。蚀变带特征明显,品位虽较低,但斑岩普遍矿化,铜矿赋存斑岩中,斑岩即矿体,与千枚岩蚀变带紧密相随,此蚀变带亦有矿体赋存,因此储量大,矿体裸露地表可露天开采……”

  

德兴铜矿发现者的传奇人生——记者 李光明 - 随风听歌 - 7722157的博客

 蒋蓉说:“如果我给你们一台钻机,你准备往哪里打?”

   徐爱民在地质图上清楚地指明了钻点。蒋蓉说:“好吧,局里给你们五千米钻探任务,要求提交五千吨铜储量。你回去赶快写出设计方案来。”

   经过和蒋蓉总工程师争辩,终于获得批准转勘探。方案既定,徐爱民归心似箭。为了争取时间,徐爱民没有走原路,而是想坐船渡江。他来到长江码头,只见江水汹涌、浊浪翻滚,令人生畏。更让他着急的是因为长江水涨,渡轮停开,江边码头站满了等候渡轮的旅客。徐爱民在江边小旅社等了一夜,江水不但没有退落,反而见涨。心急如焚的徐爱民花20元钱(当时的20元相当于半个月的工资)雇了一条小船横渡长江。小船又扁又窄,徐爱民一手提着偏光显微镜,一手护着资料箱,真是心惊胆战。船到江心,巨浪咆哮、翻滚,浪头溅湿了徐爱民全身。小船像一片树叶上下起伏,总算到达了南岸。

   徐爱民回到铜厂矿区后,和孙南圭加班加点制作了《德兴铜厂铜矿区第三、四季度地质勘探设计书》。

   七月中旬,终于开钻了,隆隆机声惊醒了沉睡了数千年的荒凉矿区。10米、50米、100米、140米,全是铜矿。徐爱民到德兴邮电局打电话给蒋蓉总工程师报喜。蒋蓉总工程师半信半疑地说:“小徐,查一查,要注意构造问题。”

 徐爱民兴奋地说:“不是构造问题,这种类型的铜矿储量大,矿厚不稀奇,不信请派人来检查。”几天后,中南局派工程师翟佑华到铜矿区检查。翟佑华到达矿区时,钻机已打到了380米的深层,钻探证实全是矿体。

   9月,苏联专家兹维列夫来到铜厂矿区检查,同意徐爱民提出的属“细脉浸染型铜矿床”的论点。徐爱民与孙南圭商量,仍按自行设计的勘网密度400×400间距先打控制钻,先将铜厂矿区矿体范围圈定,以便来年进行勘探设计。

   12月,徐爱民和孙南圭作出了铜厂有较大远景的评价,写了《德兴铜厂铜矿区地质普查报告》,正式提出属细脉浸染型矿床论点并记入报告。当时反对个人崇拜,此论点未说明是谁提出的。这给日后编写《中国矿床发现史》江西卷带来争议(此为后话暂且不提)。地质部将此结论记入《地质部1956年年终总结地质报告》中。

   1957年1月,地质部江西办事处成立,420队改为江西铜厂地质队。

收留疯女人苦度余生

   徐爱民告诉记者,他有一种憧憬和一种担心。

   徐爱民憧憬着在有生之年能和当年的同事到德兴铜矿看一看。因为,他已经整整四十年没有踏上那片洒满自己青春热血的土地了。

   徐爱民目前担心的是自己的“伴侣”:一个已和他生活了14年的女人,一个被苦难生活逼疯了的女人。他比她大16岁,如果自己先死,将来谁来照料她呢?

6顶右派帽子  轮到徐爱民一顶

  

德兴铜矿发现者的传奇人生——记者 李光明 - 随风听歌 - 7722157的博客

 1957年初,正是“大鸣大放”的年代。徐爱民随张浩队长到南昌开“鸣放”会。开会时不少人踊跃发言,徐爱民心存戒备,感到自身有历史问题,不敢乱说话,倒是利用开会时间写了《铜厂铜矿远景估价》一稿送到江西日报社。会议结束前一天,稿件发表,所有参加开会的人看到这篇文章后,都对徐爱民刮目相看,这让他出尽了风头,好不得意。

   这年春夏间,局里调朱均来铜厂地质队,接替徐爱民任第二任技术负责人。徐爱民无端下岗,成为闲人,心情十分郁闷。正在这时,徐爱民的老婆带着孩子来到地质队,温馨的家居生活让他暂时忘记了烦恼。

   5月份,地质队也开始反右,地质队有6个右派分子指标,灾难就这样落在徐爱民的头上。受极“左”思想的影响,有人揭发徐爱民是地质队最后一个右派分子,同时也是最大的右派分子,是右派分子的军师。地质队还动员徐爱民的老婆易冬梅检举揭发他的罪行。左右为难的易冬梅对徐爱民说:“我在团小组开会,人家说我包庇你,让我不好做人。”

   徐爱民说:“你知道我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你去检举揭发啊!但不要冤枉我。”

   在残酷斗争的环境里,白天家属批斗,晚上开职工大会批斗,徐爱民的心像被刀割一样难受。在这种无休止的斗争中,徐爱民的精神崩溃了,他想到了自杀。他找到在铜厂的小弟,合了影,叫他好好照顾母亲,然后服用高锰酸钾和消毒药,被易冬梅发现,急灌蛋白下去,令他强行吐出才得一救。

   徐爱民的自杀非但没有获得同情,反而引来对他变本加厉的批斗。

   1958年春,地质队里开展“肃反”运动。队里查出了徐爱民1949年暑假在国民党分宜县政府做过临时收发员和文书的历史问题。

  

德兴铜矿发现者的传奇人生——记者 李光明 - 随风听歌 - 7722157的博客

 秋季的一天晚上,队里召开职工大会。徐爱民故作镇静地走进会场,突然一个人扣住他的皮带将他拖上主席台,当即宣布他为“现行反革命分子”。徐爱民就这样被逮捕,他戴上了手铐,连夜被关进一间潮湿的仓库。

   第二天是中秋节,秋雨绵绵。中午,徐爱民被押上了囚车,送往德兴县看守所。临行时,铜厂铜矿的男女老幼前来观看。徐爱民泪如泉涌,他大喊:铜厂铜矿!地质工作的丰碑!我对你再无所作为了!

   不久,徐爱民被判5年徒刑。

   妻离子散 命运数次给他戴上枷锁

   徐爱民被捕后,被关在狭窄的班房里,白天坐着不准讲话,晚上睡觉时只能紧挨着便桶。徐爱民获罪之前,已经是徐阳、徐光、徐雨两女一男的父亲了。他的妻子易冬梅是他的小学同学,先在医院做护士,后跟随徐爱民来到地质队做资料管理工作。

   徐爱民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关进看守所后,易冬梅迫于当时的政治压力,与徐爱民离婚“划清界线”,带着三个孩子改嫁了。

   这年年底,全国大炼钢铁。德兴县成立钢铁指挥部,指令徐爱民带着实习生在县境内寻找铁矿,因为没有任何地质资料和找矿仪器,徐爱民只能背着一把铁锹,每天在深山老林里乱钻。一天,雪花飘舞,徐爱民忍受不了对儿女的思念,背着一大包野果子悄悄跑到地质队探望。进屋之后,徐爱民一手抱着儿子徐光,另一只手抱着女儿徐阳,不停地亲吻他们的小脸。仅半个小时,被地质队的人发现,以为他要潜逃,将他押送到德兴看守所。不久就被送到德兴农场劳改。

  

德兴铜矿发现者的传奇人生——记者 李光明 - 随风听歌 - 7722157的博客

 此后,徐爱民在横峰煤矿、上饶皂头劳改农场、坑口煤矿、高安新华煤矿劳改,直到1963年8月五年刑满。刑满后,徐爱民被强制性地留在高安新华煤矿就业,成为一名井下工人。

   徐爱民此时对人生心灰意冷,无力无意与命运抗争,一心只想将儿子徐光接到身边管教,让他读书成人。但易冬梅与徐爱民离婚时,儿子徐光被判给易冬梅抚养。1964年5月,徐爱民通过法院判决,获得了儿子的抚养权。

   儿子徐光是徐爱民在这个世上生活下去的全部希望与寄托。当徐爱民见到8岁的儿子徐光时,狂奔着上前将儿子紧紧抱在怀里,说:“光儿,跟我去,行吗?”儿子徐光点头答应了。

   儿子的到来,点燃了徐爱民内心行将熄灭的生命之火。白天,他做着繁重的体力活,到了晚上,他抱着儿子坐在月光下,给他吟诗读文讲故事。儿子徐光在父亲温暖的怀抱里和慈爱的目光里像一棵青竹子一样成长着。

   徐爱民爱儿子不是溺爱,而是培养他健康的体魄和远大的志向。他要求儿子天天写日记,背古诗、阅读中外经典书籍。

   1973年,独身16年的徐爱民与宜春市环卫局一位离异的清洁女工结婚了,不久,有了女儿徐露。1977年恢复高考,儿子徐光考取了宜春师专,但因为父亲的历史问题,政审没有过关而未被录取;第二年,徐光再一次考取了宜春师专,还是因为同样的问题而没有被录取。

   1979年,整整365天的时间,儿子徐光不管天晴下雨,天天到10公里外的红旗水库练习游泳。红旗水库就像鄱阳湖一样宽大看不到边,徐光在水库里练习所有的游泳技能。没有人理解他为什么突然对游泳那样感兴趣,就连父亲徐爱民也大意地认为儿子是想当一名游泳运动员呢。

  

德兴铜矿发现者的传奇人生——记者 李光明 - 随风听歌 - 7722157的博客

 1980年8月9日中午,儿子徐光来到父亲的房间。此时,劳累了一上午的徐爱民疲惫地歪倒在竹椅上睡着了,徐光不忍心打扰父亲,就将写好的一封信塞在父亲平时爱看的一本书里,然后悄悄离家出走了。

   徐爱民醒来后,没有看见儿子,到处寻找,一直过了一个星期也没有消息。第七天,徐爱民从收音机里听到儿子徐光在台湾对大陆的广播里述说自己从厦门鼓浪屿跳海偷渡台湾海峡、被台湾居民打捞获救的经过。

   徐爱民听了之后,发疯似地将头一次又一次地撞击土墙,想以此了结生命,被邻居死死拉住才幸免。

   这一年,徐爱民为了离开高安煤矿这块伤心之地,请求调到八景煤矿做井下工人。在此后数十年的时光里,徐爱民再也没有获得半点儿子的消息。

与疯女人为伴  痛并快乐着

   失去爱子的徐爱民再次坠入痛苦绝望的深渊。

   徐爱民一想到自己发现了德兴铜矿不但没有寸功,反而获罪,心里就有一股难咽之气。他开始为自己的清白而申诉。法院两次驳回他的申诉。徐爱民便带着自己写的材料开始到南昌、北京、最高法院、地质部上访,经过六年的艰辛奔波,德兴法院终于在1984年撤消其“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判决,予以公告,平反改正,将他转为工人编制。

   1988年,徐爱民与妻子因性格不合而离婚。妻子带着女儿徐露离开了他,徐爱民又成了孤家寡人。此时,徐爱民已经58岁了。这一年,徐爱民被调到赣东北地质大队920队,成为一名技术员。这是徐爱民自1957年获罪后第一次恢复了一个地质工作者的尊严。1990年,徐爱民退休。

   退休之后的徐爱民除了天天阅读儿子徐光离家出走前留下的那十几本泛黄的日记外,就是坐在昏暗的小房间里撰写回忆录,过着一种寂静的生活。

   1991年的冬天,徐爱民来到宜春治病,其间,他拜见了自己的小学老师易老师。在易老师家里,他意外地看见了老师的女儿易满香。其时,年已45岁的易满香蓬头垢面、衣衫凌乱地正将阳台上的一盆花推下去。徐爱民的心里一震:在他的记忆里,易满香可是一位能歌善舞、吟诗作对的聪慧姑娘,何以成为这样的人呢?易老师告诉他,女儿是因为婚姻不幸被丈夫抛弃后成为疯子的。好的时候能洗衣做饭,病情发作时就不认人,见了东西就砸,甚至赤身裸体在街头乱跑。

   “唉,这孩子命苦啊!”易老师不时地叹息着。易满香的遭遇引起了徐爱民极大的怜悯与同情,内心涌起一阵阵揪心的疼痛。他想到了自己的一生与易满香何其相似。在宜春治病的半个月时间里,徐爱民一有空就去易老师家里。他看到了易满香神情正常时的娴静与端庄,也看到了易满香发疯时的可怕。

   离开宜春的那天,徐爱民惴惴不安地对易老师说:“让满香跟我过一段日子吧,我会待她好的……请满足我这个心愿!”

   “满香是一个拖累啊!你有病在身,正是需要人照料的时候,怎么能让满香烦扰你呢?”易老师心事重重地说。

   “别说满香没有病,就是有病,我也能治好她,请将女儿交给我吧!”徐爱民恳切地说。

   就这样,徐爱民将易老师的女儿、一个人见人怕的疯子易满香带回到高安市新街镇920队的家中。

   几乎所有的人都不能理解徐爱民的举动,有人甚至说他想女人想疯了。

   易满香确实是一名疯子。人们目睹了她种种疯狂的举动,更目睹了徐爱民为这种疯狂所付出的代价。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种对徐爱民的敬意在人们的心里滋长起来。

   人们常常看到徐爱民冒着大雨将走失的易满香背回家中,看到他为她洗净浑身的污垢,看到他为她做饭、喂药、梳头、唱歌……在徐爱民无怨无悔的爱抚与照料下,易满香的发病频率越来越低,有时一个星期、半个月、一个月也难得发作一次。每天的清晨和黄昏,920队的人们都能看到徐爱民挽着易满香的手沿着围墙外的碎石小路散步。有时,还能看到易满香将头靠在徐爱民的肩膀上,轻轻地哼着歌曲……

   现在,徐爱民和易满香相依相偎生活了14年。那是充满痛苦与欢乐、无奈与希望、叹息与愉悦的14年。

  注:这是一位记者写的。我发现后,推荐给了《铜都文化》编委会。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