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722157的博客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上饶市作家协会理事、鹰潭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有影

 
 
 

日志

 
 
 
 

通往心灵最近的一条路  

2010-07-02 16:1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迎着扑面而来的灿烂阳光、迎着扑面而来的和谐疾风……脚踏实地走进了新区、走进了一个别有洞天:整个小区展现出一片“居民自治、管理有序、服务完善、治安良好、环境优美、文明详和”的融融气氛。在与新区李学达主任和黄晓平书记的交谈中,记者得到了一条线索。从此,4号居民楼发生的故事就深深地印在了记者的脑海中了。

——写在前面的话

走在铜土地上,你的脚印被一层一层的白天和黑夜覆盖……覆盖了,第二天重新翻开一页,继续那白天和黑夜的故事,在叙述的过程中,有时还会借题发挥一番

总有一些人常常会产生想为居民做些什么的冲动。然而,一旦做起来,却发现并不是那样的一帆风顺,甚至还会得不偿失。因此,有人事不关已高高挂起、有人嗤之以鼻满脸热嘲冷讽。3月的那天,那天有春风徐徐拂过,拂过的春风还粘滞着一丝丝彻骨的寒意,行人们不得不扯起衣领,急匆匆地走向温暖的家。就在这种阳光缺少温暖的室外,张光芒和张建彪两个的心好像揣着一团火,心里暖烘烘得直想把对4号居民楼那片饱满、丰润的感情,一股脑地“破土而出”似的。“建彪,你去看一看我们那栋的居民来了吧!”正在张罗签名工作的张建彪头也没有抬,说“老兄,你就放心吧,我们这栋楼的居民素质,你又不是不知道呀,千万别急,再说,我们的准备工作还没到位嘞!”话音刚落,4号居民楼的楼梯口涌出了一群活蹦乱跳的小男孩、小女孩,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有的追逐、有的嬉闹,一个胆子大一点的小男孩凑到张光芒和张建彪面前,调皮地说:“两位义务栋长准备好了么?我们要与生活陋习告别了!”稚嫩的话音里透出一股白开水样的真诚、透出一股白开水样的心境。张光芒笑了笑:“就你这小子调皮。”说完,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这个小男孩的头,望着不干不净的天空,自语自言地说:“这次活动能见成效嘛?”心里似乎没什么底。

冽冽的寒风在4号居民楼飘来荡去,像个蓬头垢面的流浪汉,有点不要颜面。“光芒,你想什么嘛,快过来搭把手呀,我一个人展不开这签名布嘞。”签名布,就像放电影的银幕,放影机在开机前,银幕是不知道要上映什么的。伴随着时钟的“嘀嗒、嘀嗒”声,张光芒和张建彪这两位义务栋长的心也在“嘀嗒、嘀嗒”作响……“两位义务栋长,我们来了啦!”声音还在天空打旋之际,楼梯口便涌出了一群红男绿女、涌出了一股诗歌般的真挚。

在岁月的径道上,深深浅浅都印满着感人动容的足迹,并踏出一路的美丽季节、踏出一路的芬芳花朵、踏出一路的莺歌燕舞,让敬佩者的大姆指竖得酸酸麻麻的

山不解释自己的高度,并不影响它的耸立云端;海不解释自己的深度,并不影响它容纳百川;地不解释自己的厚度,但没有谁能取代她作为万物的地位。“哒、哒、哒……”一阵很有节奏感的高跟鞋敲击楼梯的优美声音,从4号居民楼里款款地飘向那片绿草地、飘向那淡描轻写的山岚雾霭。这时,一位身材高挑的漂亮妈妈牵着一位漂亮的小丫头走出了楼梯口。“妈妈,等一下,那草地上有一只塑料袋,我去把它抓住!”稚嫩的童音还没有落下,漂亮的小丫头便脱开了漂亮妈妈的手,一摇一晃地朝塑料袋走去……“妈妈,你看,我终于抓住塑料袋了。”漂亮的小丫头得意地举着塑料袋。“宝宝乖,乖宝宝,真懂事了,把它放进垃圾箱里吧!”漂亮的妈妈在漂亮的小丫头红扑扑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那天是星期六,天空中缓缓地飘动着几块好像写意画的乌云,惹得太阳不得不东躲西藏、若隐若现。“小子嘞,你就这么不怕脏呀,等下阿姨就不让你进门了,你看你看,像什么样子。”一位到4号居民楼一住户串门的年轻妈妈对下巴顶在楼梯扶手上,双手呈一字扶手内侧,一会儿上两个楼梯、一会儿又下几个楼梯摩擦不止的小男孩喝斥道。所谓的阿姨,就是年轻妈妈大学里的同学。小男孩撇着小嘴,脸上写满了不屑一顾的顽皮。年轻妈妈似乎还不解“恨”,又嚷嚷起来:“看看你的手脏成什么样子了!”小男孩一看双手,高兴地说:“妈妈,一点也不脏,不信,你看。”一边得意地摇头晃脑、一边扭动着双手,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上了年轻的妈妈。席间,说起小男孩顽皮一事,女主人高兴地说:“放心,我们这里的楼梯扶手干净着嘞,没事的。”说完,两位老同学相视一笑。

饭后,两位老同学一会儿家长、一会儿里短,尽情地纵论着鸡毛蒜皮之事。“妈妈,我要吃香蕉。”不等回话,顽皮的小男孩拿起茶几上的香蕉揪下一根,将皮撕开三瓣后,猴急急地塞进嘴里,“吧咂”得有滋有味。香蕉是被顽皮的小男孩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可那黄橙橙的皮儿却不知要“命”归何处了?顽皮的小男孩“太有才了”,眼睛骨碌一转,推开窗户往下一扔后,手舞足蹈地跑到年轻妈妈身边说:“妈妈,你看我有多大力气,我把香蕉皮扔得好远好远的草地上了。年轻妈妈抓起顽皮的小男孩的左手轻轻地拍了几下:“叫你皮,叫你皮,一点都不听话,你给我老实坐到沙发上去。”正在两位老同学在“友好、亲切”的气氛中进行交谈时,来了这么一段小小的插曲,但也没有什么“大煞风景”。女主人安慰了一番老同学,穿起门口的皮鞋,“咚咚咚”地下楼去,将香蕉捡回了自家的垃圾桶。老同学对女主人的行为有些不解:“把垃圾丢到外面的草地上,真的有这么要紧么?”桌子上的茶杯还在袅袅地冒着热气。“我们这栋楼的居民都自愿地签订一个《住户文明公约》,说实话,当时也没太放在心上,久而久之,张光芒和张建彪这两位义务栋长的行为深深地影响了我们这些人,说实话,他们两个人的的确确是义务的,况且人家也要上班,凭什么天天要去捡别人丢下来的垃圾呀,老同学,你说我这样说,对么!”说完,牵着年轻妈妈的手来到了窗户,指着楼下绿油油的草地,说:“你看,多养眼呀!我常常会站在这里享受享受……”年轻妈妈羡慕地点了点头,说:“我在电视上也看到了报道你们这栋楼的新闻,当时还半信半疑嘞!看到你这‘感人’的一幕,才知道那些报道不是在‘打呼’的。”说完,两位老同学便挤眉弄眼地笑做了一团。

既然出港的桅杆也挂起了远航的风帆,就是还有什么不可预知的前程,也还得继续践行那纸盟约。若干年后,当回首那踏过的那一朵朵浪花,缘分是如出一辙的

一首开始仅仅风行于一时一地的流行歌,能够经历漫长的时间保存下来,不过时、未被遗忘,依然被一些人熟知甚至怀念,就表示这首歌通过了时间的过滤和筛选,已经超越曲词的本身,成为一种集体记忆、或一种符号。“老爷了嘞,你下星位,我也下星位。”张光芒落子后,左手撑着下巴,故作沉思状。“好,好,好,我下这里。”老爷子很是开心,话还没说完,就将棋子落在了枰上。“老爷子该轮到我了。”说完,张光芒又落下一子。就这样,一老一少,你来我往,在棋盘上杀了个天昏地暗,不知窗外有何事。晚饭后,张光芒和妻子在广场上“闲庭信步”。张光芒的妻子也是个热心肠的人,对这位住在四楼的老爷子也非常关心。她问道:“你今天跟老爷子下棋,他高兴么?”张光芒打了一个响指:“你老公又不是那种‘光说不练假把式’的人,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夏夜里,风儿总是柔柔的、爽爽的。“我们早一点回去吧,我明天还要去组织座谈会嘞,得先准备一下。”妻子点了点头,挽着丈夫的手臂朝家走去。

星光下的新区,美丽绝伦,随月色斑斓也随山色起伏。蛙鸣如波似浪,为4号居民楼唱着一首不老的颂歌。那天晚上,是一个漆黑的晚上,伸手不见五指。“呜呜”的风声,沉闷地划过静静的夜空、划过低垂的茅草,是那么地令人不安。凌晨4点钟,张光芒家的门被人 “笃、笃、笃”敲得直响。同时还传出一股颤抖的声音:“张师傅在家么?”张光芒一听,心里一振:“好像是蔡智勤的声音,不知有什么事呀!”张光芒一骨碌地翻身下了床,对妻子说:“我去开门看看。”门打开后,门口站着的人果然是蔡智勤。张光芒得知蔡智勤老公上晚班,小男孩生病需要送医院求医时,二话没说,背起小男孩一脚深一脚浅地朝医院跑去。

完成采访后,记者一路上用心咀嚼着这些既普通平凡,又有不同凡响的故事。这些故事也许是一面镜子,可以照出许多的真实面目。由于篇幅有限,本文就着落于此。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