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722157的博客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上饶市作家协会理事、鹰潭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有影

 
 
 

日志

 
 
 
 

寒冬:发芽春天故事的季节  

2010-05-27 15:16: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阵阵的瓢泼大雨毫无忌惮地袭击着整个矿山,我站在阳台上透过稠密的雨帘,仰望着山上齐刷刷的树木,整个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这是女儿5岁那年一个夏天的天气状况。墙上的电子钟“铛铛”地敲了11下。“要去幼儿园接女儿了。”我自言自语了一声,便撑起雨伞走进了雨幕。回家的路上,女儿手撑小花伞,脚蹬小雨靴,一路蹦蹦跳跳,遇到小水潭,两只脚就“噼噼啪啪”一阵痛快,打得水花四溅,还依依不舍地一步一回头……回到家门口,我还未掏出钥匙,女儿就把门敲得“咚咚”直响。吃中饭时,女儿望着桌子上的菜,突然脸色由晴转阴,把嘴一撇:“今天的菜不好吃!”说完,爬下椅子,一摇一晃地朝客厅走去。

过了一会儿,我也跟进了客厅,好家伙,我还以为她生气了嘞,没想到她竟自顾自地从食品橱里拿出饼干,坐在沙发吃得有滋有味。女儿见我进到客厅,举着手里的饼干说:“爸爸,这种饼干也不好吃,你带我去买巧克力,好吗?”这女儿!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那年,矿里集资建房,虽说是双职工,可因为自己父母家生活因难,常常需要“扶贫”,家里也没剩到多少“铜板”,以至到了缴款的头一天,还差一千块“大洋”,只得连夜“四处出击”,求得“扶贫资金”。回家的路上,手攥着口袋里的“一千块大洋”,心里一阵难过:“工作都8年了,竟连4000块集资建房的‘大洋’,还要靠别人‘扶贫’。”

1998年间,亚洲金融风暴的那几年,时间对我来说,简直就像一头拉破车的老牛,慢慢腾腾得令人快要窒息。好不容易,女儿终于长到10岁了。我想,这下可能会懂些事了吧,不会整天缠着要买这买那了。没想到,有一天,刚放学回到家的女儿进门就说:“爸爸,我们班上的一个同学今天穿了一双好好漂亮的鞋子,我好喜欢。”我坐在沙发看电视,故意装作没听见。女儿见我没反应,便坐到我身边,抱着我边摇边撒娇:“爸爸,我好想要那种漂亮的鞋子!”看着女儿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摸了摸口袋,说:“吃好中饭,爸爸陪你去买,好么?”女儿一听,连蹦带跳地跑到客厅,三下五除二将碗里的饭吃得一粒也不剩,嘴巴一抹,喜形于色地“埋怨”我说:“爸爸,你今天怎么吃得这么慢呀!”事实不然,只是女儿今天心切而已。到了商场,女儿指着玻璃柜里的一双鞋子说:“爸爸,我就要这一双。”我一看,鞋子是好漂亮,颜色也鲜艳,适合女儿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可一看价格,我就傻眼了,“这么贵呀!”一听这话,女儿大为不悦,翘起嘴巴嘟嘟嚷嚷:“爸爸好坏,骗人!”还不待我安慰几句,便跑出了商场,蹲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我没办法,只得掏出那仅有的两张“老人头”。抱着鞋子,女儿一下子转哭为笑了,也不顾眼泪还挂在脸上。女儿是开心了,可我还得为下旬的“菜票”犯愁呀!

“一朵莲花总是在我的眼前摇曳,两只可爱的蝴蝶在自由地飞翔!一把小提琴在弹奏出轻轻的弦律……”我沉浸在“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荷叶间”的意境中。那天中午时分,15岁的女儿,高高兴兴地拿着初中录取通知书回到了家。“爸爸,我的成绩排在第77名,你要奖励我!”女儿的话,把我从优美的词句中拉回了现实。说实话,对女儿的成绩,我是满意的。“那就奖励你一支派克钢笔,好么?”上一个月,我参加一次征文活动,奖品是一支派克钢笔,这次正好“借花献佛”。女儿叹了一口气:“真没劲!”吃晚饭的时候,我开始了“忆苦思甜”,对女儿说:“我读初中的第一个学期,用的还是铅笔嘞,我也曾央求过你奶奶给我买钢笔,可你奶奶推三阻四,总说等明天买之类的话,可等到放了假,那支钢笔还在你奶奶嘴上。你现在比我那时候好几倍了。”女儿听后大惑不解:“那是奶奶小气!”,我哭笑不得,差一点被女儿这句话顶到了墙上。

一天正在吃中饭,小伙伴们邀女儿下楼去玩耍。女儿好生开心,放下还有半碗饭的碗就要走。我连忙喊住:“吃完饭再去玩!”女儿就是不听,扭头便出门了。望着女儿剩下的半碗饭,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下午,女儿放学回家做完作业后,和我一起坐在沙发上看《大力水手》的动画片。乘着这个机会,我把自己和她奶奶,两个姑姑、小叔叔在七十年代过紧日子的情况说一说,以期达到“节俭”的教育目的。不想,当女儿听到 “那个时候一家人晚上常常没饭吃,不是吃南瓜、就是在那一小碗剩饭中放一大把蔬菜煮着吃,或者炒一盘小麦,喝几大碗擂茶下肚,就算是过了一餐……”我的“苦”还没诉完,女儿就说:“爸爸,你这是编故事吧?要不是编故事,就说明爷爷奶奶没用呀,连饭都不让你们吃饱。”我瞠目结舌,好像一根鱼刺梗在了喉咙。是呀,虽说女儿出生后家庭经济状况不太好,还是能吃穿不愁,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和我那个年代比较,真是一个在地下、一个在天上,值得欣慰是父母亲和我们四兄妹还是挺过来了。

天高云淡,却还没到望断南飞雁的时候,太阳依旧骄,秋风还是炎。今年,女儿19岁了,考上了西安的一所大学。我想,这下女儿应该知道供她读完4年大学要花费多少钱了吧,今后会节俭一点的。后来发生的一些事,证明这是我个人一厢情愿。在南昌求购前往西安的火车票时,女儿非要坐软卧,使出翘嘴巴的“杀手锏”不成后,就采取死缠烂打的亲热“攻势”。我很无奈,只得答应,白白地出了比硬卧多一倍的价钱。

刚上大学不久,女儿一个电话又打到了我的手机上:“爸爸,我的手机坏啦,现在是用同学的手机给你打的,你赶紧打钱到我账上来,我要再买一台,否则你就联系不到我了,到时候想我也白搭的。”“这个臭女儿,还威胁你爸爸呀!”我心里好不痛快。要知道,这台坏了的手机是她高考前一个星期买的,1000块“大洋”呀,才用了4个月。在这之前,女儿已经用了3台,而且每台的价格还不菲。唉!这臭丫头,真拿她没有一点办法。

连续数日都是阴天,好不容易盼到了一缕久违了的阳光。10月中旬,女儿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爸爸,听说铜价下跌了好多,公司也出现了亏损,矿里要过紧日子了,是吧?”我回了一条短信:“是呀!我们大家的收入从明年开始就要减啦。”女儿又发来一条:“听同学说,这都是全球金融海啸惹的祸,爸爸,你放心,现在我也知道应该节俭了,不能再大手大脚啦。”嘿嘿,这女儿也懂事了,养了她这么大,终于说出了一句让我宽心的话,真是不容易呀!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