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722157的博客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上饶市作家协会理事、鹰潭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有影

 
 
 

日志

 
 
 
 

散文诗创作的几点体会  

2010-04-12 16:1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次,在外交流散文诗的会上,当别人问到散文诗的定义是什么,我说不出来、也不想说、更不敢说。虽然写了百章有余的“散文诗”,却也说不上有什么领悟。

散文诗从“五四”运动引进中国后,已过了大半个世纪。而对散文诗的定义,至今还是没人讲得清。鲁迅,可谓是中国的散文诗鼻祖之一,他的《野草》,被当时的作家、诗人们视为现代散文诗的一个艺术高峰。也有人认为从鲁迅《自言自语》的一些篇章,看到了他的《野草》雏形。我查了一些资料,并没有查到鲁迅对散文诗的定义,但在他的《<野草>英译本》序中查到这样一句话:“后来,我就不再作这样的东西了,日在变化的时代,已不许这样的文章,甚至于这样的思想存在。”这也足以说明鲁迅和同时代的作家、诗人们不再写散文诗的原因,但是否跟这些大家们对散文诗没有确切的定义有关呢?我无从知晓,也可能永远无从知晓。

一、散文诗的意境

诗歌的意境在散文诗中也是常常显得独特和鲜亮。王国维在他的《人间词话》中明确表述道:“言气质,言神韵,不如言境界。有境界,本也。气质神韵,末也。有境界而二者随之矣。”王国维所说的境界,就是现在作家们通常所说的意境。这些年来,我一直对矿里的散文诗作者,及自己作品的意境一直很关注。这是一种审美需要,也是一种抒情需要,更是提升灵魂的需要。

在读《信江》杂志2010期第二期一些作品,我对吴水清先生的《春歌》情有独钟。

春之帷幕徐徐拉开,春的气息扑面而来,春姑娘,编起柳丝的发辫,穿上薄薄的雾纱,乘着春风的款款舞步,唱着春雨的悠悠旋律,向我们走来。你听,溪流唱起春曲,鸟儿鸣着春光。

这春歌是否显得有些单调?

开山炮响着隆隆的战鼓声伴奏来了,电动轮响着隆隆的马达声伴奏来了,电机车唱着铿锵的进行曲伴唱来了,球磨机旋着轻快的舞步伴舞来了……

这春歌还显得单调么?!

你听,还有那从工业场地、生产车间传来的矿工们的朗朗笑声……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有些人也渐渐地浮躁起来。特别是一些刚出校门的人,急功近利的思想占据了大部分个人文学创作的空间,创作出的散文诗就毫无意境可言,更没有审美价值,我个人认为,散文诗,最让人乏味的就是刻意升华,硬性地拔高自我意境。有情节、煽感情、精文字、深哲理,应是散文诗的努力方向之一。

二、散文诗的语言

如果说散文诗是一个人的话,那么,语言就是它的一件花衣裳了。有了这身打扮,读者就会眼前一亮,心里激动万分,甚至会有一股迫切要读下去的冲动。华典荣的《哦,外婆》就是个例证。

小脸蛋又贴在宽厚的脊背上。

哦,外婆,山那边的外婆。

一条柔软如丝的背带从我背上绕过两肋维系着我,一只粗糙而温暖的大手反转过来托着我的小脚。

驮啊驮啊,驮过弯弯的小路,驮过窄窄的田埂,一直把我从镇里驮到山那边,驮进外婆的泥土屋。

捶天顿地的哭喊从脊背上滑走了。

日日夜夜的思念从脊背上滑走了。

当爸爸妈妈的脊背被沉沉的矿篓压得直不起的时候,外婆用她那笔直的脊背驮起了我。

当爸爸妈妈的头颅被浓浓的乌云压得抬不起的时候,外婆用她那硬朗的脊背驮起了我。

驮着我在灶前烧哔剥的茅草,驮着我点亮山村第一盏油灯,驮着我用叶笛吹奏生活第一乐章……驮着我从山的怀抱送到妈妈的怀抱。

于是——

我哭着闹着要重新爬上那矮墙似的脊背,懵懵懂懂地走向山那边,走向外婆的泥土屋……

哦,外婆,山那边的外婆。

终于,外婆的脊背弯了。外婆的脊背弯成了弯弯的山路,弯成了匍匐在路边的坟茔。

而那条驮过我的背带在外婆的脊背上长成了长长的藤蔓……

写作散文诗,作者不仅要使语言做到有散文的流畅,而且又有诗的跳跃。这种流畅与跳跃的结合,便产生了一种律动的朦胧美;诗的骈丽、散文的散奇,有效地揉合在一起,将骈句、排比、重迭、警句等,巧妙地穿插于参差错落的散句里,像依山傍水而筑的亭、台、楼、阁一样,于自然之中寻求天工之巧、潇散之中还见严整,这就是错落美;这里,我还要说一下散文诗的的韵律美。韵律美,在散文诗中是不可或缺的。清音和浊音、长句和短句、奇句和偶句,进行巧妙组合后,就会产生轻重徐疾、抑扬顿挫,使人感到在优美的画卷里,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清和、那么的疏淡。

三、散文诗的取材

“自然是一部字典,而不是一部书。”法国画家德拉克洛瓦这句精辟的话,我想,也可以用在散文诗的取材上。这句话,还可以理解为:生活,是散文诗的一部构词字典,是“词语”的宝库。散文诗的取材是非常广泛、非常自由。鲁迅在谈及《野草》创作时说:“这二十多篇作品,大抵又是随时的小感想。”“有了小感触,就写些短文,夸大一点说,就是散文诗。”鲁迅的话,大抵道出了散文诗取材的奥妙。

读方文竹的《十三户人家》,我常沉浸在他的那种“生活的心灵化”之中。散文诗就是这样写的:

十三户人家。

住在东市码头的右拐角,江水日复一日地从面前流过。

过去时光的矮旧平房,黑压压地挤作一团,它们的瓦屋顶在阳光下像一片密匝匝的鱼鳞。

像这座现代化港口的一颗抠不掉的黑痣,连着城市的血脉;孤立得像旧时代的补丁,在铺天盖地的广告中很不起眼,在远洋巨轮的汽笛声中,坐在屋檐下的老人手托紫砂壶。

慢腾腾的烟雾。

怡然的美梦。

一只水鸟落在门前有些破旧的椅子上。

在城市的春天,十三户人家的柳树是先绿了。

在这样一个普通人难以发现散文诗的地方,方文竹用自己的慧眼,把它变成了一抹阳光。我们还可以从鲁迅和刘再复的散文诗作品中看出一个共同特点,不论散文诗的取材源于心理主观,还是情绪的冲动,写“我”、写“景”、写“物”,都不能不反映一个时代精神,甚至是个人的审美观。总之,散文诗的取材十分广泛,丰富多样而且自由。

四、散文诗的柔情

讲到散文诗,不得不讲一讲它的另一个特点。这个特点就是抒情。自古以来,散文诗一直偏重于抒情。也因为这一点,散文诗就不宜演唱和朗诵了。纵观现当代,散文诗也只限于知识分子和学生中流传,这就造成了散文诗的衰落。再加上许多文学上的偏见,被当做“风花雪月”、“小摆设”,成为报刊补白的命运是不可避免的。散文诗,多半是写景、抒情,比自由诗的抒情来得缓慢而深沉,且易于造成一种优美的节奏,给人以舒展的感觉。我曾写过一章《八月情》:

坐在铜草花铺成的意境里,聆听着那首歌、品味着那段舞、阅读着那段岁月,我不停地感受到勃起的力量、勃起的青春风采。

你和太阳一起灿烂、辉煌南方的那座铜山时,我曾经荒芜的心,才真正开始了拔节一片明媚。三十年,我不止一次地亲近你、体念你……因为,你总在远方闪烁着诱惑、闪烁着希望、闪烁着美好。

也许,命运注定了我的步履永远走不出你的抒情、背叛不了你的神圣和纯洁……于是,我捏紧自己的祈愿,用满腔真情努力地写诗、写我任何有约都不赴的眷恋。句子,都是你的思想;标点,都是你的灵魂;章节,都是你的精神。

把你的名字无穷无尽地写进我的岁月页码、贴进我的梦想后,还是满足不了自己日益丰腴的情感。想着你、念着你,我心里飘逸的都是甜甜蜜蜜。

我与你相依为命。

你与你一起走向歌舞升平的日子。

一般来说,散文诗比较不擅长诗的夸张,而更多的是既有散文诗的描绘,又有诗的意境与情绪。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散文诗更像短笛、提琴那般的清丽、明快,往往缺乏军鼓、长号的雄武、豪壮。也有作家认为,散文诗更习惯于数点丹青,寄情于美好的大自然。把散文诗比作山水画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有的散文诗通篇抒情,只有形象语言、而无生动完整的画面,只给人一种直感。如果丢弃了散文描绘的手段,成为了败笔就不可避免了。当然,说散文诗是山水画,也不是说只能写景,山水画也应有各种气势,绝不排除纵深地表现当代的生活、思想、风貌。

五、散文诗的篇幅

从篇幅上讲,散文诗应当是短小精悍的,但也不必十分在意它的长和短。短的也有它的内涵、意境、精神、哲思。散文诗一贯要讲究的就是内涵、意境、精神、哲思,只有这样才能给读者有一种启迪作用,或者说是感染作用。美感,是散文诗的龙骨。如果没有美感,可读性、感人性就要大打折扣了。当然,散文诗的美感包括文字的美感、讲述的美感、事物本身的美感、韵律的美感。不过,韵律不要太强,尽量不要显示出刻意雕琢的痕迹。

有关篇幅的问题,我想用当今的一位散文诗作家的作品来说明这一点。

借一滴雨水,静养你的佛心。

悲伤已经远逝。福祉举过头顶。

站在六月的火焰里,木鱼把烈焰敲成漫流的水声……

 

走在红尘之外。在凡胎之内。

走出硬壳,便成为一叶慈航普渡的木舟。

 

农人的汗,被六月煮沸。

一次次浇铸你的心事。

无论选择哪一种方式,你必须在水中站立,在火焰中站立!

六月的沉默,使你的血脉膨胀,精气充盈。你成熟的颜色,使天空和大地一起摇晃起来。

 

一粒米,逼视我们。

使我们无处躲藏。伟人和圣人,都为一粒米操心。

一粒米可以摧毁一个帝国,

也可以铸造万世永固的人心!

 

静静地坐在国徽里,水稻向我们诉说它生存的庄严和意义。

一粒米,照亮我们。

人就活得尊严、高贵。

这是安徽的南隆先生发表在2007年第六期上半月《散文诗》杂志上《<秧>外三章中的第一章《水稻》的全文。可以这么说,南隆先生的这章散文诗也不算长,但内涵、意境、精神、哲思都有了。我不能说它没有美感和启迪作用,可读性、感人性更是显而易见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