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722157的博客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上饶市作家协会理事、鹰潭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有影

 
 
 

日志

 
 
 
 

在那个时节里,我不喜欢下雨  

2008-05-05 14:0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赣南的四月,田野里到处绿笼碧罩,青黛色的山脉也逶迤着深深浅浅的起伏曲线,扎扎实实地嵌入在人们的眼帘……而山上那一簇簇盛开的杜鹃花,在绵绵不断的细雨中分外妖娆地渲染着乡村迷人的风光。这时节,是一个多雨的时节、一个浪漫的时节,也是“一年之计在于春”的时节。然而,农家人却不喜欢雨在这时节里下个没完没了,因为它无论下得多大,还是要去拔秧、莳田。

   天刚蒙蒙亮,出工的刺耳破铁管声,催命似地和着紧一阵、慢一阵的雨声敲打乡村还在被窝里的梦……人们纷纷穿起蓑衣、戴上斗笠哈欠连天地走出家门。孩童挑起畚箕、女人拿着稻草、男人肩扛莳田棍,一窝蜂地光着脚走进雨帘、走向那田畴。那时,我和几个小伙伴专门负责挑秧。雨天,挑着满满一担的秧苗在田埂上行走是很辛苦、很费劲、很费神的。晴天还好,要是下雨天,田埂就像浇了油似的,踩在上面,一不小心就是一个跟头。有过几次跌跤的经验后,我的两只脚尽量挑长满青草的地方或者凹坑里踩,就这样也还是免不了要跌跤,只得带着满身的泥巴回家去换衣服。不久,我也学会了大人们的样子,让五个脚趾像钳子一样“咬”住地面,虽然有时还会左脚一溜、右脚一滑,或踉踉跄跄几步,而重心始终能保持平衡。现在,没有这方面经验的人下乡时都喜欢穿上防滑靴,走在雨天的田埂上一不小心仍然会跌跤。其实,他们不明白,光着脚走在雨天的田埂上,要比穿防滑靴更稳当。

   在这个时节,天晴,对农家人来说是一种奢侈,我也最喜欢这样的天气。温暖的太阳下,随着田沟里潺潺的流水,那些大大小小的鲫鱼们就会顺水而上,遇到跃不过去的缺口就“噼噼啪啪”地乱蹦乱跳、争先恐后地往上冲……那时,塑料袋在农村是很金贵的,少得可怜。我用手挖了个小水坑,脱下身上的衣服铺在上面,把抓上来的鱼往里放。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美滋滋地想:“中饭可有鱼吃了。”孰不知,学校上课的铃声早已敲过,我“嗖嗖嗖”地喝完三大粗碗照得见人影的稀粥后,便铆足劲地直往学校跑去……终于气喘如牛地站在了教室门口,焦急等待着老师的那一声“又迟到了,进来。”放学后,我火急火燎地跑回家,一看锅里烘着的是自己早上抓的那些鱼,那股想吃鱼的心情一下子飞到了九霄云天之外,人也像霜打了的茄子,半天也提不起精神。

   我有个小伙伴,是捉黄鳝的高手。每次收工后,他并不急着回家,总要走在那些还没有完全硬化的田埂上去试试运气,想捉上几条肥肥的黄鳝。任何一条田埂,他只要走上一遍,就知道藏有多少条黄鳝,甚至每一条有多大也一清二楚。那天吃过中饭后,他跑到我家来喊我一起去捉黄鳝。我伸了个懒腰,很不情愿地嘟哝了一句:“我又不会捉,去做什么嘞。”他并不理会我,一股劲地说:“这次,我就教你怎么捉!”他捉黄鳝不要别的工具,只要一个竹编的圆篓子。选定了一条田埂后,他就叫我跟在后面,边走边说:“看到田埂上有新鲜的眼,眼的前头还有几个泡泡,这就有黄鳝,泡泡越大,黄鳝的个也就越大。”说完,他下到田里,弯下腰,用左手的中指轻轻插进眼里,眼睛朝两旁瞄了瞄,右手的中指又朝另一个眼里插去……几秒钟后,一条肥肥的、背乌腹黄的黄鳝,就落入了他别在腰上的圆篓中。我当场试了试,这种方法还真灵。捉黄鳝,他的水平在我们这些小伙伴中是独一无二的。去年,我回家乡祭祖时在圩上遇见了他。两人面对面地坐在板凳上,他同我滔滔不绝地说了许多小时候捉黄鳝的往事后,又热情地邀请我去他家吃黄鳝。席间,他指着饭桌上的一盘红烧黄鳝说:“你们外面回来的人吃什么东西都喜欢野生的,这黄鳝是我自家养的,不是避孕药喂大的,绝对的‘绿色食品’。”

   捉黄鳝、泥鳅,我更喜欢另一种方式。在一个繁星闪烁的夜晚,莳下去的禾刚刚返青,天气又有点闷,黄鳝和泥鳅都喜欢出来乘凉……这时,如果一个人身背着一扁篓的松树油片和装黄鳝和泥鳅的大圆篓,另一个人有手持松油火把、专用铁杈,眼前簇拥着挥之不去的飞蛾、耳里闻着喃喃呢呢的虫呜,蹑手蹑脚地走在有一丝微风轻轻拂过、远处又有几缕漏出门缝的微弱灯光的田野中,确实有一种诗的意境、散文的浪漫。黄鳝和泥鳅是聪明之物,要叉着它决非易事,只要有一点点动静,它就会悄无声色地躲进浅浅的泥里,让人难以发现,如果田里的水浑一点,就什么也看不见。我是属鼠的,天生胆小,最怕遇到各种各样的蛇,所以每次晚上去叉黄鳝、泥鳅,总是紧跟在弟弟的后面,负责递松树油片和接受叉着的“猎物”。有一次,在一个三面山上都有不少坟墓的稻田里,正暗自庆幸已收获不少时,突然一条二尺来长的金环蛇昂着头,迎面游来……我被吓得惊叫了一声,扔下肩上装着松树油片的扁篓掉头就跑……时光虽然流逝了三十多年,兄弟俩说起这事时,还是会忍不住地捧腹大笑。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