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722157的博客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上饶市作家协会理事、鹰潭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有影

 
 
 

日志

 
 
 
 

那年那月那日,有关我的故事  

2008-05-05 13:5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年级的运动会

   我读小学三年级时,学校运动会不是放在学校的操场上,而是放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黄土山坡上。

   那天,同学们都在为自己班上的运动员大声高喊“加油”、“加油”。喊声,也惊起了老树上几只不知名的小鸟。我正手搭“凉棚”对着天空张望,不想被人用手肘拐了一下:“走,我们买花生吃去。”

   “不去,被老师发现了要罚站的。”我知道他要把我身上仅有的5毛钱榨干。

   “我们从小路下去,老师点名时没找到我们,就说去喝水了,你真笨!”他比我长一岁。看来,他说谎比较有经验。我还是有点胆怯,说:“不好吧,如果有同学告老师,那就惨啦。”

   “看谁敢,我打死他!”说完,他扬了扬手臂,做了一个打人的动作后,拉着我沿着那条小路一溜烟地跑。“那你等一下,我去拿竹筒打一筒水来,这样的话就是被老师发现,我们也好说是去打水了。”走到半路,我又折回了运动场。我要提前做好准备,因为真的被老师发现,他会把全部责任推到我身上的。

   绕过那片油茶树林,又走过几条田埂……我在桥头的零食摊点前,掏出仅剩的那张绉巴巴五角纸币买了二两炒花生。炒花生,虽然又脆又香,可心里还是提心吊胆,生怕被老师发现。作为学习委员,自己带头违反纪律,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吃完花生回到运动会比赛场后,看到有些同学躲在巨伞般的油茶树林里打牌,我再也不好意思去记别人的姓名了。

   前年回老家省亲,我在街上遇到他。说起读三年级开运动会偷偷跑出去买炒花生一事,他说他早已不记得了,但是记得我是学习委员,作文常受到语文老师的表扬。他还说,他现在混得不太好,因为上学时不好好读书,进入社会后又东游西逛干些见不得人的事,蹲了两年班房。

儿时的那种打仗

   因为家乡是丘陵地带,所以村庄与村庄之间相距都很近,有的只有一里路,也有的只隔一条河。过去,农村生活单调无聊,村庄与村庄的小孩相互之间常常会发生一些你打我躲、我打他躲,他追我逃、我追他逃的打仗。

   小孩打仗的起因最常见的有两种:一是放牛;二是夏天在河里游泳。几个村庄的小孩早晨、或下午放了学,在相邻田头、河边,或山边放牛时,就会发生打仗。小孩打仗一般都是有优势的一方挑衅另一方,主要方法是用小石头打对方的牛。这时,如果被对方的某个小孩发现了,他就会大呼小叫地喊来同伴进行还击。双方进攻的武器就是随手可以捡到的土疙瘩和小鹅卵石,大家像投掷手榴弹一样稀哩哗啦一股脑地掷向对方,但由于区域宽阔、人又分散,很难被击中。两方人马通常是攻来攻去,一会儿这边的把那边的压回去了,一会儿那边的增加了一些力量,又呼啦啦地打回来。打来打去,小孩的精力全都集中在了跟对方打仗上,根本没人去管什么牛的事了,并且一打就是个把小时,到了吃饭的时候,才各自回家。

   有一次夏天的一个中午,我们三个小孩小在村庄里惟一的一条大河里游泳,正玩得兴致勃勃时,河对岸郭姓的小孩见我们人少,便来“侵袭”。他们二话不说,一阵土疙瘩猛地飞来。我们从河里抓起沙子仅抵挡了不到五分钟,就败下阵来,只得赤身裸体地抱衣服逃进护堤的柳树林里,好半天也不敢出来。那天说起这件“丢脸”的事,祖父辈的一些人臭骂了我们一顿后,又告诉我们说,这种小孩之间的“战斗”在他们那一代也是常有的事,甚至还可以追溯到上几辈,似乎有一定的沿袭性和继承性,不过,等到大家都成年后,一切都又烟消云散,谁也不会再去计较前嫌,也许当年打得最厉害的那几个冤家又路窄到成为彼此的亲戚呢。

 粘蜘蛛网捞蜻蜓

   那时候,我们农村的孩子没什么玩具,也不像现在的孩子天天要做作业,可以说是闲得有些无聊。顺便说一下,我们那村庄里任何一个姓氏的同宗孩子也会“结梁子”,三人一伙,五人一帮,大有老死不相往来之势,但受到外姓孩子的侵犯了,又会团结一心,一致对外。有一段时间,我就和叫甫生、传文的两个人结成一伙。不过,他们都要比我长两岁,所以既要听从指挥,有事也会得于求助他俩。

   那天,甫生和传文神神秘秘地把我叫到屋子外,说,我们去捕蜻蜓。我说我不会。他们就说,现在又没有蚯蚓,吃了蜻蜓的鸭子那毛色也一样油光发亮。说完,便拿出一个用竹篾箍成一个圈,再套上一根竹子的物什,在我面前晃了几下。我们一起到房前屋后的旮旯角落里把那物什粘满了蜘蛛网后,就到稻田去捕蜻蜓。蜘蛛网,是天然的黏合剂。不一会儿工夫,我们就捕到了不少蜻蜓。回到家后,奶奶好好地夸了我一通,还奖了几颗花生仁。直到现在再回味起这件事,我心里还会高兴大半天。

   那天下午放学后,甫生和传文又拿着那物什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晃得我也心里直痒痒,便央求他们帮我也做一个。好说歹说,我无奈地奉献出两个黑馒头后,他俩才把我家的竹子豆钎杆用柴刀转着圈砍了几下,再把捆柴禾用的竹篾做成环安在豆钎杆的顶端。于是,我也有了捕蜻蜓的物什了。那时,我们还住在老房子那里,门前就有自家的一片菜地,那些花花绿绿的蜻蜓就爱在菜地里飞来飞去,不仅漂亮美丽,而且姿势非常优雅。清晨,草尖上的露水还没退去,我就在房前屋后的旮旯角落里、树枝上寻找蜘蛛网,把竹子豆钎杆竿上的竹篾圈来回搅动……直到竹篾圈粘满了好几层蜘蛛网后,才高高兴兴地去捕蜻蜓了。

   前几天回家乡省亲时,我和大家喝酒还把这件事当做了下酒菜。一时间,那笑声惊得燕子们恐慌地爬出小窝跌跌撞撞绕梁飞了好几圈,我们个个也差一点人仰马翻。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