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722157的博客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上饶市作家协会理事、鹰潭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有影

 
 
 

日志

 
 
 
 

好友:杨晓茅  

2008-12-19 09:0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识晓茅,颇有些传奇色彩。2001年的那天上午,几缕阳光和煦煦地照进了办公室。我正在俯案写稿时,却被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思路……我拿起手机一看,电话是从南昌那边打来的。心想,我在南昌没有认识的人呀,更谈不上有什么朋友了,这人是不是打错了?按下接听键后,电话那头立马传过来一个陌生人的声音:“你是黄家禄吗?”我毫不迟疑地作了肯定回答。陌生人又说:“我是江西工人报的编辑,姓杨名叫晓茅。”我听后的确有些激动,因为此前还没有省级报纸的编辑主动找过自己。电话中,晓茅说他在《江南都市报》任编辑时,看过我的稿件,才知道我是德兴铜矿的。他还说,我的手机号是从德兴市文化馆的李昌盛那里得到的。说到这里,我心里又多了几缕阳光。在电话与手机的互动中,我才知道他要和杨建葆、黄夏君等一干南昌的作家来德兴铜矿体验生活。

   在电话里和晓茅敲定了来德兴铜矿的确切时间后,我就开始了期待、开始了盼望。那天,也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我终于盼到了晓茅的电话。他在电话中说:“我们快到铜矿了,但不知道在哪里下车。”我既兴奋又急切地告诉他:“你跟开车的师傅说,你们要在新铜韵酒家下车,就行了,那里有人会安排好你们的,我随后就来接你们。”忙完手头上的活后,我急匆匆地赶往新铜韵酒家。也许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吧,我刚走进新铜韵酒家时,一位个子瘦高的帅哥起身问我:“你是黄家禄么?”我高兴地握住他的手连连点头,说:“正是我,你就是晓茅吧!”一阵寒暄后,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在去德铜宾馆的路上,晓茅把南昌的一干作家一一做了介绍。说着、笑着……不知不觉彼此就成了好朋友。晚宴还没进入主题,我便向南昌的作家朋友简单地介绍了德兴铜矿,一不小心就使他们产生了马上想去生产现场体验生活的冲动。席间,晓茅趁着酒兴还谈起了我给《江南都市报》投稿之事。我想,晓茅这人够意思,几年前的事还记得那么清楚,真是高人一个呀!随后,晓茅又说,收到我的稿件还来不及编,便身背行囊,独自一人“北漂”去了,在京城里的《人民日报·海外版》任编辑。晓茅还告诉我说:“在京城的那些日子,每到夜深人静时,南昌的那些文友和在《江南都市报》任编辑时的那些作者,就像星星一样闪现在脑海里……说着、说着,眼里便泛起了泪水,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熠熠生情。他的这一举动,让我感觉到了他也是一个性情中人,这个朋友值得交、值得信赖。

   时间就像白驹一样,毫不留情地一晃而过……两天后,我恋恋不舍地将南昌的作家朋友们送上了返程的汽车。就在汽车绝尘而去时,晓茅把头伸出窗外不停地朝我挥手,说:“黄家禄,你到了南昌一定要来找我们!”说罢,他眼眶里的泪花又在朝阳中闪烁。

   别离晓茅一年后的那天,我去南昌参加铜业集团公司的新闻培训班。到达南昌后,我试着拔打了晓茅的手机,不想,晓茅一听是我,立刻兴奋起来:“你现在在哪里呀?”当得知我在二七北路527号的“江西铜业集团公司办事处”时,急急忙忙打车过来。两人一边紧紧地握住双手、一边寒暄。过了好大一会儿,晓茅才掏出手机吆三喝四地联络南昌的各路文学“诸侯”。

   晚宴上,一阵推杯换盏后,晓茅又说起了到德兴铜矿体验生活的事。他说:“那次去你们那里时,杨主任(建葆)坐在车上还担心到了德兴铜矿会没人接待嘞。说实话,听了杨主任的话后,我心里也有些打鼓,因为在那之前,从没有跟你谋过面,打过电话,没想到你这个人这么够意思,不仅款待得好,还连续两天陪着我们上采场、走选厂、进精尾。”说完,端起酒杯仰脖一饮。晓茅,做人这么干脆、这么豪爽,他又给我的一个好印象。

   晓茅很有文采,当过多家报纸、杂志的文学编辑,也出版了几本诗集和散文集,在省城文坛上可算得上是一只鼎。席间,晓茅谈起文学时妙语连连,句句珠叽,常常令人侧目。没想到,就在我还沉湎在他对文学真知灼见的意犹未尽之中时,突然话锋一转,关心起我出书的事。出书,我虽已渴望了很久,但只把它当做一种奢望。当时,我连连摇头,只是把出书一事当作是宴席上的调料。晓茅好仗义,当下分工:“我自己负责书号和写序,杨主任用书法题词,老德(涂德辉)搞广告设计的,书皮,就你辛苦一下了。”我心里好一阵感动。没想到,还不到一年时间,拙作《铜风景》就带着喷香的油墨,呈现在了面前。拙作出版后不久,晓茅又“游走”在省城的那些名作家、名诗人中间,为我加入省作协东奔西跑,全然不顾炎炎烈日。那天,一本省作协会员的证书终于邮到了我的手里。晓茅,那颗助人为乐之心,的确令我感动不已。

   晓茅重友在省城文坛上也是出了名的。2005年下半年,晓茅应邀到德兴铜矿在婺源举办的新闻培训班授课。课间,晓茅滔滔不绝、绘声绘色地讲述自己多年积累下来的新闻采访经验……不知是想起的什么,突然泪流满面,声音有些颤抖。也许是觉得自己有些失态,晓茅连连歉意:“对不起,在你们这群中人,我突然发现少了一位,而这个人也是你们矿里一位名人、一位有名的摄影家,他是在去年东南亚海啸期间便丢下我们这些好朋友,独自去了天堂。想起他,我心里就好难过……”课罢,已到中饭时间,晓茅不顾我的力挽,坚持要在饭前乘车前往德兴公墓拜祭那位摄影家。在墓前,晓茅嚎啕大哭一场后,又急急驱车赶到德兴铜矿,慰问那位摄影家尚小的女儿。说实话,通过几次接触后,我就知道晓茅是一个把朋友看得比什么都重的人。

   晓茅,我这辈子交定你这个朋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